怀化人事考试封鲊责子——东晋名臣陶侃的家风传承故事 【家风家训】截发留宾-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封鲊责子——东晋名臣陶侃的家风传承故事 【家风家训】截发留宾-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

在东晋王朝偏安江南的过程中,有一位正直廉洁、勋名卓著的历史人物与长沙结下情缘,他就是东晋一代名臣陶侃。

陶侃
陶侃(259-334),宇士行,鄱阳人。以军功封长沙郡公,拜大将军。其父陶丹为三国时期名人傲世翔天,官封吴国扬武将军,为官清廉,可惜死得很早陈公台。晋灭吴后,陶氏家道中落皇极天尊,陶侃随母亲湛氏迁庐江郡浔阳(近江西九江)。
陶母湛氏贤慧仁义吕婷华,教子甚严。鄱阳人范逵素闻陶侃之名,故其举孝廉、赴京师之时于正升,特顺路投宿拜访。当时正逢冰雪积日,陶家一贫如洗。湛氏遂剪下一束长发换米数斛,又将屋柱砍断劈作烧柴,将垫床草铡碎作马料,热情周到地接待了范逵。范逵与陶侃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一直谈到深夜。范逵不仅叹服陶侃才思敏捷,更为陶母克己待人的仁爱之心所感动。范逵至京师后,广为传播陶侃母子事迹,使之大获赞誉。这也是今天“截发留宾”故事的由来。

不久,陶侃得到庐江太守张夔的赏识,先后担任了渔梁吏、督邮、县令和郡主簿的官职戴丹丹,并表现出非凡的才能。时任渔梁吏的陶侃在食用官府的鲊鱼(腌鱼)时,想起了贫寒中的母亲,就用陶罐盛了一点送给她。不料母亲非但不受,还将陶罐封上退回,并回信责备说:“汝为吏,以官物遗我,非惟不能益吾,乃增吾忧矣!”此事使陶侃深受教育钭正刚,这也为他后来的清廉为官打下了基础,“陶母退鱼”的故事也一直留传至今。

西晋初,荆湘地区时局动荡,流民起义和镇将兵变不断发生旦曲阿帝。陶侃领军征剿,并因功官至武昌太守。陶佩为人谦和有礼,为官勤于职守。他常对人说:“大禹珍惜每一寸光阴,至于众人,更当珍惜每一分光阴。岂可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他对自己要求极严,在被排挤到广州当刺史时,从不沉溺于安逸生活。无事时边立军,他坚持每天运百口大青砖到斋外,晚上又运进去。

公元311年,流民在临湘(即长沙)举兵起义。313年夺命千年虫,陶侃率部在武昌与义军激战匝月,大败义军。次年,陶佩又统军10万入湘,直抵长沙,屯兵城西,与义军隔江对峙。他恩威并用,终于在315年彻底平息义军,占领长沙。
长沙经数年战争,地荒人稀,经济凋敝。陶侃进入长沙以后,关心人民疾苦,致力恢复生产。327年,东晋发生苏峻之乱。陶侃很快将叛乱平定,又因功升侍中、太尉,加都督交、广、宁三州军事,并封为长沙郡公。于是,他十几年前的驻节之地长沙,又成了他的“食邑”。
陶侃晚年居住武昌,情系长沙。他曾多次打算告老还乡,但因部属一再苦留而未能实现。334年8月,陶侃病逝于辞官归长的途中。陶侃逝世后,依照他的遗嘱,将其灵枢护送回长沙,安葬于“城南二十里”处。
在长沙期间,陶侃给这片古老的土地留下不少遗迹曾国犹。初入长沙时,他曾于岳麓山下开庵以居,并手植杉树,世称“杉庵”,故址在今岳麓书院内濂溪祠旁。陶佩大军屯驻长沙城西,曾于“县西南五里”,即枫林宾馆北筑关,今号“陶关”。陶侃去世后怀化人事考试,其孙陶淡、曾孙陶煊曾结庐于长沙?梨临湘山,在此潜心修炼冰岛大狙,相传后羽化而去。至今香火不绝的陶公庙,就是人们为祭祀他们的“洁布仙躯”而建的。

大王庙
一代名臣魂归长沙后,人们将他居住过的贾谊故宅改为陶侃庙,不久又迁建城南,历代祭祠不绝。明嘉靖年间,长沙知县吕延爵以该庙部分堂舍改建为书院,并以陶侃珍惜光阴的名言,取名“惜阴书院”,其遗址即今天惜阴街惜阴小学。时至今日,在长沙市芙蓉区的张公岭,仍保留有一座大王庙,专门用于祭祀陶侃。原长沙县城区的礼贤街(今长沙市城南沙河街北段),相传也是为纪念陶母湛氏而命名的。
(来源:廉洁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