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去掉鱼尾纹小伙娶了大十二岁的妻子,全场都惊呆了...-经典情歌365

小伙娶了大十二岁的妻子,全场都惊呆了...-经典情歌365

第一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深夜,萧楚北把陆晓推进阳台,“把衣服脱了。”
陆晓一脸惊慌,下面随时可能有人走过,“楚北,不要,会有人看见的天天伴游网。”
男人一把将瘦小的她抵在阳台上,撕开她的裙角:“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也有羞耻心吗?”
萧楚北发狠的撞了进去,陆晓死死咬着唇。
自从结婚后,萧楚北总是变着法的在这种事上羞辱她。
“楚北,别这样对我,我疼。”陆晓两条腿不停打颤。
“闭嘴!”
萧楚北讨厌看到她的脸孔。
他将她的身子反转过来,更加过分的占有,强烈的冲撞后,他在她耳边低吼:“为什么那场车祸里死的不是你。”
他还在恨她。
半年前,一场车祸中,萧楚北心里最爱的那个女人因为陆晓的加害成了植物人……
——
一场折磨人的欢爱过后。
萧楚北抽下用完的安全套甩在陆晓的脸上。
女人瘫软在地,雪白的肌肤上满是狼藉的红痕,男人提起裤子转身就走,陆晓发抖的手突然拽住他的裤腿:“楚北,别丢下我冉闵怎么读。”
萧楚北厌恶她的触碰,踢开她的手:“怎么,还嫌我没操够你吗?”
“我可是你的妻子啊……”
陆晓声音嘶哑,几近绝望的仰头看着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她已经数不清楚有多少个夜晚,他对她发泄完就消失不见。
萧楚北蹲下身狠狠揪住她的黑发:“妻子?你他妈只不过是我萧楚北床上的一个婊子。”
这个女人就是让他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萧楚北甩开她,头也不回得扬长而去。
“楚北,不要走……呕……呕……”
陆晓突然作呕起来,她冲进洗手间呕吐,趴在马桶边吐得脸色都白了。
像这样的反应,已经有好一阵子了。
陆晓一手缓缓抚摸着小腹,想到了大学的时候,萧楚北故意逗她:晓晓,以后我们生男生女?
她红着脸:谁要跟你生……
曾经甜蜜的回忆如今支离破碎,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出了错?
——
一个月后
萧楚北坐在客厅里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他们告诉萧楚北,陆夏奇迹般的醒来了。
“陆小姐一醒来就念着萧先生的名字,她很想见到您。”
“告诉她我这就过去!”
萧楚北欣喜至极。
陆晓像是受了刺激一般,从楼梯上跑了下来,一把抱住他:“楚北,你不要去!”
她不能让他走,他走了肯定就不会再回来了。
“那场车祸都是陆夏一手策划的骗局,你不要相信她。”
“滚开!山田光子
萧楚北掰开她纤细的手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直到今天她还在狡辩,“陆晓,我真后悔,当初就该把你送进监狱里!”
——
加护病房里。
萧楚北温柔地拥着陆夏,他亲吻着她的额头,等这一天他实在等得太久了。
“小夏,你终于醒了,我答应你我再也不会让那个女人伤害你了……”
陆夏泪眼婆娑倚着他:“你不要怪晓晓,她也是因为太爱你,一时糊涂。”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善良的女人?!
半年前,陆晓在陆夏的车里做了手脚,害陆夏刹车失灵被撞昏迷……
“小夏,你不要为她说话,只要你点头,我立刻把她送进监狱。”
“不,我什么都不求,楚北,我只求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当然好,我哪里也不去,就在你身边。”
第二章:是你的我都要抢过来
陆晓从妇科走了出来,耳边是刚才医生对她说的话,“恭喜你陆小姐,你怀孕了,妊娠十二周。”
怀孕了……
她该怎么办?!
陆晓失魂落魄的走着,从她身边经过的都是陪着妻子来做产检的丈夫们。
她想到的了萧楚北。
那天他头也不回的走掉,她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
陆夏……
他一定守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吧。
陆晓神志恍恍惚惚的,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走到了陆夏的病房外。
她推门走了进去。
自从陆夏出了车祸后,她从没来看过她。
外人都骂她冷血心肠,连亲姐姐都不来看望一次,可那些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来的理由……
陆晓走到陆夏的床边,带着氧气机的女人睡得是这么安详。
陆夏,我真羡慕你,你只是这么睡着就能得到萧楚北的心。
“如果你死了,化作鬼你也会缠着我一辈子吧?”
陆晓喃喃自语,病床上的女人突然睁开眼睛,“呵,我没被撞死,你很失望吧……”
陆夏拿掉氧气机,眼神冷得瘆人。
她醒了?帝宫春!
她真的醒了?!陆晓瞪大了眼睛,血丝布满眼眶——
“陆夏你别含血喷人,你自己心里清楚,车子是你自己动的手脚,原本你是想要害死正在开车的我,但老天有眼,让你自食恶果!”
陆晓激动不已。
半年前,陆夏把她骗到地下停车场,故意让她被监控拍下她在她的车前徘徊的可疑影像。
陆夏再装病让她替她开车,然后就自导自演了一场刹车失灵的车祸惨剧。
陆晓忘不了刹车失灵的那一刹那,陆夏像疯了一般扯着方向盘,车身失去控制一头撞上对面的大卡车,然而一个翻车,她竟然奇迹般的只受轻伤,而陆夏却被撞致昏迷,在医院里躺了足足半年……
“陆夏,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你抢走了爷爷,抢走了陆家的继承权,为什么连楚北,你也要抢走?”
十年前,陆晓的姑母意外过世,爷爷把成了孤儿的外孙女陆夏领回陆家生活。
对于这个表姐,陆晓自认从小都对她非常好,然而陆夏却不知出于什么缘由恨她入骨,这些年来,千方百计的一次次陷害她。
“陆晓,你想知道答案吗?”
陆夏咬着牙,不提那场车祸还好。
她算计了一切,却估不到陆晓运气那么好。
撞不死她却害了自己,不过现在她醒来了,就不会放她好日子过。
病房外,有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
陆夏脸色一变,“陆晓,这辈子只要是你喜欢的东西,我都会抢过来!”说罢,她突然拔掉了手上的针头从床上跳了下去。
她跑出病房,边跑边喊:“救命啊!!不要,晓晓,我求你……我才刚苏醒,求你不要再杀害我!!”
小夏?
萧楚北刚走到病房门口,就亲眼看着陆晓从病房里追了出来。
发生什么事了?!
陆夏发疯一般的往楼梯口跑,陆晓想要拦住她,“陆夏,你在做什么?!”她喊着伸出手,陆夏故意让陆晓抓住她的手臂,然后大叫起来:“不要,不要推我!!”
她松开陆晓的手,就这么仰面从楼梯摔了下去。
陆晓怔在原地,男人咆哮着冲过来:“陆晓,你这个毒妇!豪门世婚!”
第三章:抽她的血
陆晓脸颊上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七荤八素。
萧楚北火速冲下楼梯抱起倒在地的陆夏,她的额头被撞的流血,陆夏惊恐的看着站在楼梯上发怵的陆晓。
她一靠近她就抓住萧楚北的衣襟:“救我……楚北……楚北……救救我……”
“别过来,你这个心肠歹毒的魔鬼,害了小夏一次还不够吗?!”
陆晓才迈了一格阶梯,整个人就差点瘫软下来:“不是的……我没有推她……楚北,你听我解释……”陆夏又在萧楚北的跟前演了一场戏……
萧楚北哪里听得进陆晓的解释,他都亲眼看到了。
他抱起陆夏,大喊:“医生,医生!!病人需要急救!!”
萧楚北撞开陆晓,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陆晓仿佛看到了陆夏靠在萧楚北的怀里得意的笑了……
这个女人是真的疯了……
陆夏被送入急救室。
一会儿后医生出来告诉萧楚北,陆夏本来身体状况就不稳定,加上剧烈冲撞导致大出血,但医院血库0型血不足,调配不及的话,陆夏很可能再次昏迷……
“抽她的!”
萧楚北一把抓住陆晓推到医生的跟前。
陆晓惊恐得睁大眼睛,“不可以,我怀孕了。”
“撒谎郭力维!”
萧楚北连一秒钟都不相信陆晓的话,强行将她推进了手术室。
陆晓吓得声泪俱下,泣不成声:“不要……楚北,你听我说……我真的怀孕了,不信你可以去问妇科医生怎么才能去掉鱼尾纹,我不可以抽血,我真的不可以……”
陆晓越是哀求,萧楚北越是恼怒。
这个该死的女人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怎么还能睁眼编出这样的瞎话?!
“陆晓,你还是不是人?你知道小夏刚苏醒就又过来害她!我都亲眼看到了,是你把小夏推下楼的,我要你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
不管陆晓怎么哭求。
她还是被强行押上了抽血台,医生抽了她200毫升的血液之后。
陆晓整个人都不好了,医生还要再抽200毫升的时候,突然有人惊叫着冲了进来:“不能再抽血了,她是孕妇啊!”
陆晓怀孕 ?!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真的怀孕了?!
——
陆晓晕死在抽血台上,最后被送入了病房。
等她醒来的时候,萧楚北站在她的床边,一张英俊的脸阴冷得可怕。
“谁给你的胆子怀上这个野种的?”
他抓起她的手。
陆晓疼得咬着牙,他知道她怀孕了?!
可是他为什么说这个孩子是野种?
“楚北,他是你的啊,他不是什么野种,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陆晓抽泣的哭声令萧楚北紧簇眉头,恶心至极。
英俊的脸上丝毫没有就要当父亲的喜悦。
“贱货,我每次碰你都用安全套,你不可能怀上我的孩子,谁知道你是不是和外面的男人鬼混,别她妈的把不干不净的野种算在我头上。”
他怎么能说她在外面鬼混?
“楚北,你信我,真的是你的,我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碰我?”
“所以你他妈的是不是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脚?陆晓,你真下贱!”
第四章:把这个孽种给我打掉
陆晓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怀上这个孩子完全是意外,他忘了他有时疯狂占有她的时候,会扯掉安全套折磨她到晕死过去。
“我……没……”
陆晓来不及解释,耳边就又落下萧楚北冰冷的声音:“把这个孽种给我打掉。”
怎么可以……
他怎么能让她把孩子打掉,“我不要……我不打。”
“陆晓,你在算计什么我都知道!别天真的以为生下一个孩子就能一辈子赖在我的身边,我告诉你,你费尽心机嫁进萧家,可老天注定小夏会醒,我很快就会娶她,而你永远都不可能是我萧楚北的妻子。”
——
萧楚北是铁了心要陆晓打掉孩子。
他把陆晓当作了陆夏的备用输血机器,他不允许她拿着肚子里的孩子找借口。
陆晓被迫坐在流产手术室外的走廊里。
她手脚冰凉,耳边都是冰冷的机械钻入身体里杀死婴儿的声音。
一个刚做完流产手术的女孩儿惨白着脸从手术室里出来,没走几步她就情绪失控地大哭起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没有了……对不起……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陆晓的心狠狠揪痛。
想到下一个就轮到自己,只要躺上那张流产台,她肚子里鲜活的小生命就会被杀死。
“楚北,不要,你放过这个孩子,好不好?”
陆晓按耐不住地抓住萧楚北的手:“我向你保证这个孩子是你的,他真的是你的,看在他是你亲生骨肉的份上,你放过他,不要逼我拿掉他,好不好?”
陆晓激动地给萧楚北下了跪。
可男人深邃的瞳孔里只有却深不见底的冰冷。
“陆晓,收起你的狐狸尾巴,我让你做你就做。”
萧楚北拨开她的手,陆晓茫然地跌坐在地,哭声搅乱萧楚北的思绪。
恍惚间,他的耳边回响起一道甜美的喊声:“楚北哥哥,我怕黑,我们拉勾勾,等我睡着了,你再走,好不好……”
曾几何时那张单纯甜美的笑脸变得是如此模糊。
从小他都将陆晓捧在掌心,细心呵护,萧楚北也曾以为自己将来肯定会娶她为妻。
然而当她长大,他亲眼看见她把陆夏推下学校后院的池塘。
他才知道这个女人是这么可怕……
他已经给过她太多次机会,但她每一次都把毒手伸向陆夏,所以他再也不能心慈手软放过她了。
第五章:压在流产台上
“陆晓,是你一次又一次的对陆夏痛下杀手,你怪不了我对你同样无情!”
“立刻给我把她送进去!”萧楚北将她推给了林助理。
陆晓一颗心整颗碎裂。
她绝望、无助。
“林助理,你放过我……我不要做手术……我不要……”
陆晓哭得凄惨,林助理也不忍对一个孕妇下狠手,可命令是萧楚北下的,整个医院都没人敢说个“不”字。
陆晓情绪激动,抗拒到底。
最后手术室里出来好几个人,强行把她给押上了手术台。“你把腿并那么拢,是要怎么手术?”
陆晓拼死合着腿,手术医生没好气的呵斥她。
陆晓哭得泪眼模糊。
疯了一般的摇头挣扎:“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要手术,你们这些刽子手,不许你们伤害我的孩子!”
医生看陆晓情绪激动,本来是要做有痛人流手术的。
但这种状态不全身麻醉她,怕是绝对做不了手术了。
陆晓模糊的视野里就看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拿着一只可怕的注射针朝她走了过来
她知道那是什么,如果她被麻醉了,那她的孩子就真的会被他们杀死!
“不许过来!”
陆晓突然抓了把手术台上的手术刀,就听手术室里面传来一片混乱的尖叫。
那凄惨的叫声小则又沐风,萧楚北站在手术室外听得一清二楚。
莫名的,他胸腔处钝痛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陆晓两小无猜的感情出现了裂缝?
仅仅是因为她善妒一次次对陆夏痛下杀手?
还是她不止善妒而且贪婪?
两家长辈替他们订了婚,只要陆晓愿意嫁进萧家,就能得到萧氏20%的股份。
所以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爱他,其实全部都是为了钱。
“萧总,你的电话,陆小姐那边出了状况。”
助理神情紧张的走过来,手机递给萧楚北,他一接起电话就紧簇起眉头:“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
电话是陆夏的主刀医生打来的。
他告诉萧楚北,陆夏因为摔下楼大出血导致并发症,突发失明,只有移植眼角膜才能复明。
“你是说小夏如果没有眼角膜,就瞎了?”
“对,现在已经为陆小姐移植眼角膜进行排队登记,只不过等的时间周期非常之长曾黎男人装。”
医生说等到眼角膜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一辈子。
萧楚北怎么可能允许让陆夏一辈子当个瞎子?!
男人冷峻的眼神突然看向手术室里。
手术台上,陆晓死死抓着手术刀,刀锋都嵌进了她的掌心里,鲜血顺着纤细雪白的手臂滴滴答答的掉下来。
一众医护人员吓得都不敢靠近她,“萧太太,快把手术刀放下来,就算你反抗,这个孩子萧先生说了不能留都昌在线网。”
陆晓一颗心只剩绝望。
她很清楚,在滨城,萧楚北的话没人敢反抗。
但是……
楚北,求你别对我和孩子那么残忍……
手术室外突然躁动起来,就像是有人听到了陆晓的哭求,他冲了进来,“停手!手术不做了。”
萧楚北的声音?!
陆晓怎么都没想到他真的会冲进来阻止手术。
手里染着血的手术刀啪嗒掉在地上,“楚北,救救孩子……”
陆晓委屈的放声大哭,萧楚北走过来亲手将她从流产台上抱了下来。
第六章:把眼角膜给陆夏!
陆晓靠在萧楚北宽厚的胸膛里,眼泪哗啦啦的就没有停止过。
萧楚北抱着她去了病房,并且叫来了医生给她的手做了止血包扎。
他突然温柔得让陆晓不敢置信,简直就像在做着一场不敢奢望的美梦。
拜托,别告诉她,这真的就只是一场梦?!
“陆晓,我问你,你是不是很想生下这个孩子?”
萧楚北忽然张开菲薄的双唇。
陆晓想也没想就点着头,谁知道耳边跟着落下一句话:“那你把眼角膜给陆夏,我就让你生下来。”
他说……什么?!
陆晓吓傻了眼,怀疑自己的耳朵都听到了什么。
“你说什么眼角膜?!陆夏需要什么眼角膜,她明明看得见——”
这又是陆夏的什么圈套?
陆晓害怕得手脚冰凉,她就知道萧楚北不可能无端端对她这么好。
“你还敢说,都是因为你把小夏推下楼,害她大出血并发症,现在两只眼睛都失明看不见了!”
“所以你要我把我的眼睛给她?!”
“是,这都是你欠她的。”
“不,我什么都不欠她,是她自己害自己,车祸是这样,摔下楼也是这样!”
陆晓激动极了。
她曾经以为只要默默守在萧楚北的身边,总有一天他会相信她,从头到尾她都是被陆夏算计陷害的。
可萧楚北的内心只有愤怒在燃烧。
“陆晓,你真是死不悔改!你想说大学的时候,你没有悄悄的把陆夏引诱到学校后园,你没有把毫无防备的她推下池塘?!你明知道她不会游泳,那个时候 ,你就想活活淹死她qq奶奶。”
萧楚北不敢想象。
如果那天他没有碰巧经过,救起陆夏,那么陆夏早就已经死了。
陆晓心寒到了骨子里。
她当然记得那一天,那是她人生噩梦的开始。
陆夏从小就善于在爷爷和楚北的跟前扮可怜。
陆晓念及她没有父母,即便身为妹妹她也总是谦让着她这个姐姐。
然而陆夏却变本加厉,竟然想出了这么一出溺水的戏码嫁祸给她。
就像那天是她自己摔下了楼梯,在学院后院的时候也一样,是陆夏先拽住了她的手,然后自己松开掉进了池塘。
她算准了萧楚北那个时候会出现在附近,她演技实在太好,骗过了楚北,还骗过了爷爷。
连爷爷都不相信自己,因为这件事,爷爷把继承权都转移给了陆夏,还把她扫地出门,切断了她所有经济来源。
“我是被她陷害的,楚北,你要我说多少次,从头至尾,都是陆夏设计害我的,你为什么不信我?你忘了,你说过有你在,谁都不能欺负我吗?你忘了,我是你的晓晓啊。”
晓晓……?
“楚北哥哥,你喜不喜欢晓晓?”
“楚北哥哥,你一定要等晓晓长大,不可以喜欢别的女孩子哦。”
萧楚北的脑海里都是陆晓曾经天真烂漫的声音。
该死,那声音把他的心都给弄乱了。
他什么都记得,他还记得自己为她打跑了欺负她的男孩子,牵着她的小手对她说:“有我在,谁都不能欺负你。”
“别拿小时候的事来迷惑我,陆晓,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会相信,听清楚!我只给你两个选择——把眼角膜给陆夏,要不就打掉这个孽种!”
第七章:逼她签字
他怎么可以只给她两个选择?!
他知不知道他要让她给陆夏的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啊!!
“我把眼睛给陆夏,那我怎么办?”
“我瞎了再也看不见了怎么办?”
萧楚北掐住陆晓的脖子,一张冷酷的脸填满她一双幽怨的黑眸,“像你这样的毒妇就该活在黑暗里一辈子!”
“萧楚北,你没有心。”
陆晓的眼底里钻出浓浓的恨意,“我恨你!”
萧楚北内心波澜万丈。
那个从小跟在他屁股后头一声声叫着他楚北哥哥的小女孩儿竟然说恨他?!
这些年来,不论他的冷嘲热讽,无论他何时何地撕开她的衣服羞辱她,她都隐忍着,从没对他说出这个字来……
“所以恨又怎样?我娶你的那个晚上就跟你说了,你让小夏有多痛苦,我就会让你百倍奉还。”
对,他娶她不是因为爱她,是为了囚禁她这个“罪犯”。
方便他随时随地折磨她羞辱她。
陆晓心寒到眼泪都凝结了,他越是逼她她越是不答应,“我没有错,无论她多痛苦,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我没推她下楼,车祸也是她一手安排。”
“你是说她自导自演,开车撞死自己?”
“对!是她活该,她就是罪有应得彭禹繁!”
“陆晓,你真该死!”
啪的一声,陆晓脸颊上落下一记冰冷的耳光,她从来没有这样憎恨的瞪着萧楚北。
“你打死我霸唐逍遥录,我也不会把眼睛给陆夏,我就是瞎了,也不会把眼角膜送给她!”
陆晓忍到了极点。
这么多年来受尽的委屈全部爆发出来,然而她忘了只要是为了陆夏,萧楚北可以对她有多无情残酷。
“好,你不答应。”
萧楚北咬着牙,恨不得将她磨成碎片,“把她立刻给我送回流产台!”
他说什么?!
林助理逼近过来人肉天妇罗,身后跟着三四个白衣男人。
陆晓吓得蜷缩成一团,手边再也抓不到可以威胁他们的手术刀。
“混蛋,禽兽!!你们不要过来,不要碰我!”陆晓受了伤的手推倒床边的矮柜,掌心里痛得她不能自已。
“太太,对不起了……”
其实林助理也于心不忍。
可谁又能违抗萧楚北的命令?
陆晓哪里招架得住几个大男人?!三两下她就被摁在了病床上,她拼命得用手脚踢蹬,所以他们用绑带困住了她的手脚。
她完全就像条砧板上的鱼任人鱼肉。
陆晓心里清楚她只要被送回流产台,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无辜的死去……
“不要!!萧楚北……不要……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把眼睛给陆夏,我给她!!”
床身刚移动起来,陆晓便惊悚又绝望的大叫起来。
眼泪风干在她凌乱的脸上。
片刻后,萧楚北单手插袋把一份协议扔在她的身上龙霸都市,“签了她。”
那是让她同意把眼角膜移植给陆夏的同意书。
陆晓麻布地握着笔端,就像是个被抽干了灵魂的布娃娃,一笔笔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第八章:她瞎了
陆晓签完字后,整个人心静如水。
两个星期后。
她躺上手术床上,安静地接受麻醉,木纳地看着医生伸过来的手术刀。
真是可悲,她连闭眼选择逃避的机会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眼角膜从她的眼睛里挖走,而她睁着眼却永远的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之中……
萧楚北守在手术室外,里面安静到令人不安。
想到陆晓被送进流产台的那天分明把手术室闹得鸡飞狗跳,即便她签了同意捐赠的协议,他还是放不下心来。
那个女人肯定是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破坏陆夏的手术。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一切还是那么平静。
几个小时后,主刀医生走了出来。
“手术怎么样?”萧楚北迎上去,医生摘下口罩:“萧先生,手术很成功。”
“陆晓她没有反抗?!”
萧楚北蹙紧眉头,医生摇摇头,“萧太太很平静陈远美,非常配合手术的完成。”
她很平静?
萧楚北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所以,她是……瞎了吗?”问出这句话,萧楚北竟然觉得喉咙里干涸一般的疼。
“是。”
就连胸口处都顿痛起来。
他是怎么了?
他不是应该很高兴吗?陆晓瞎了,也就意味着陆夏又能重见光明了……
——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时间仿佛对陆晓来说没有了意义。
午后,明媚的阳光洒满整个病房。
陆晓靠在病床上面向着阳光,但无论她把眼睛睁得多大,都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晓晓,你怎么样?”
女人的声音温柔的像只无公害的小猫咪。
陆晓并没理睬她,因为她知道她是陆夏柴宁宁,她是跑来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来了。
陆晓就这么坐在床上。
即便素颜朝天何再贵,眼瞳失去了光彩,可该死的,为什么她的美貌还是让她心生嫉妒?!陆夏缓缓走到她的床边。
她握住她的手:“晓晓,就算是你把我推下楼,害我失明辛月娥,但是你把眼睛给了我,我依旧很感激你。”
她在说什么鬼话呢?!
陆晓朝着传来陆夏声音的另一边回过头:“陆夏你又在演戏给谁看?萧楚北就在你旁边对不对?”
萧楚北心里咯噔一下,她不是瞎了吗?
怎么就好像看得见他一样?!
陆晓把手从陆夏的手里抽出来,陆夏故意装作没站稳黄允才,身子往后让了让。
萧楚北三步并作两步上来扶住她:“陆晓你死性不改!你看不见小夏身体还很虚弱吗?”
他脱口而出,却在陆晓的心脏处凿出个大洞。
“我已经瞎了,萧先生。”
她平静的提醒着他,萧楚北的心腔处狠狠纠结了一下,“我当然知道你瞎了,你就是眼睛瞎了军婚娇妻撩人,心还是这么蛇蝎歹毒。”
“小夏好心来看你,你应该懂得感恩。”
感恩?
陆夏冤枉她把她推下楼,再挖走了她的眼角膜,他还要让她对这个魔鬼感恩?!
陆晓忽然仰天大笑起来,陆夏害怕得畏缩在萧楚北的怀里,“楚北,我怕……”
“不怕,有我在。”
这句话他也曾对她说过。
曾经深爱着这个男人的心如今只剩一片伤痕累累,陆晓大笑着眼眶通红:“萧楚北,会有报应的,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后悔的。”

.